《看桃花,開出怎樣的結果》-第二回
2009-09-18
「實不相瞞小女子家人正受冤獄之苦。這次前來洛陽,是為了找爹爹的世交,希望他能幫忙。」說著,她的淚水奪眶而出,更忍不住大哭起來。白衣男子少見女生哭泣,當下不知如何是好,唯有安慰她問道: 「未知姑娘要找那一戶人家呢? 張某可為王姑娘略盡綿力。」她聽到這裡,哭聲漸止,輕拭淚水後抬頭道: 「我聽爹說過,他那位世交姓蔣,是刑部尚書。我在官兵圍捕時逃脫,這次是自把自為來找蔣世伯」說著不禁沉思起來。

白衣男子聽畢後,手中微微一抖,不小心打翻了茶杯。而在外的兩個隨從亦在交頭接耳。跌下的瓷杯發出「噹」的一聲,她回過神來,看見對方被茶濺溼了衣襟,急忙拿出手帕遞給對方。白衣男子卻道: 「只是小事,回家洗洗便可,免得弄髒姑娘的手帕。」她的一番好意被婉拒,兩頰不禁紅了起來。

白衣男子見場面有點尷尬,於是問道: 「未知姑娘是否己找到落腳處? 」她搖搖頭。這次白衣男子提議: 「王姑娘如不嫌棄,不如到在下別苑留宿? 那是在下兒時住所,搬走之後又沒有賣給別人,於是變成了別苑,平常人跡罕至,姑娘可不用擔心有官兵追捕。」雖然這提議有點唐突,但當下居無定所,也只好投靠別人,何況她早就認定對方是位行俠仗義之人 。「那小女子又要麻煩公子了 。」品嚐過崑崙樓的早點後,四個人一同前往別苑。

走過一條小橋後,便來到他們的目的地---雅苑。此別苑雖然是舊居,但門外還打掃得一塵不染,可見這位白衣男子家中的下人實在多得很,或是手腳非常快。
一推開門,花香撲鼻,右邊大樹上的小鳥吱吱地叫個不停,但又令人神往。
白衣男子道: 「姑娘請隨便挑一間房。」她其實一踏進來,目光便停留在苑中那人造小湖旁的一間房,推想晚上應該可欣賞到月色。她自從家人被捕後一直趕路,也沒遇過甚麼愉快的事,當下禁不住非常歡喜,向那間房指了一指。那白衣男子見她忽然喜上眉梢,也陪笑道: 「其實姑娘喜歡哪一間都可以,反正暫時你就是屋主了。」她亦是嫣然一笑。

過了一會兒,白衣男子的兩個隨從悄聲道: 「少爺,要起行了。 」白衣男子忽然如夢初醒,轉身向她道: 「王姑娘,在下有事所身,要先行告辭! 稍後會有幾個下人到來,姑娘請隨便吩咐。」她又變回孤身一人,忽然有點失落,但不忘向對方道別。

她的世界又回復寂靜。幸好眼前一片翠緣之色,以及悅耳的鳥啼聲,令她暫且能忘卻一路上的煩憂。現下有貴人相助,她亦舒懷不少。忽然,她耳邊傳來一陣女生的叫喊聲,似是從門外而來。恰巧一陣寒風吹過,使這陣叫喊聲更令人煩厭。
「立行! 快開門呀! 不要只顧看書呢! 看我買了甚麼? 是一件你必定喜歡的飾物呀!」黃衣女子當下大驚,心想: 「那張公子是騙我嗎? 又說這裡沒有人來? 不過不用怕,門鎖住了,乾脆裝作無人便可。 」誰知由黃衣女子一進來至白衣男子離開一刻,大門根本沒有鎖上。正當黃衣女子暗自放心時,大門就撞進了一個女子。該女子看起來和她的聲音甚是匹配,先是一對黑漆漆的眼珠,住四方八面靈活轉動;然後是一個挺高的鼻子;鼻子之下是一張櫻桃小嘴,一副鬼靈精的模樣,看起來是一個佻皮活潑的姑娘,但有時又會令人討厭的那一種。

那女子喝道: 「你是誰? 你在這裡幹甚麼?」正當黃衣女子支吾以對之際,幾個丫環捧著幾張被單和衣物從大門走進來。那女子好像彷然大悟,說: 「我知道啦! 你是立行的同學吧? 她邀請你來研究學問, 是嗎? 」黃衣女子心想: 「立行? 難道是張公子的名字? 但剛才這姑娘說買了飾物給立行那麼立行應該是個女的吧? 」黃衣女子立刻回過神來,答道: 「是的,我帶了幾套書來跟她分享。」那女子小聲道: 「唉,果然和立行一樣性格,又是個書呆子!

兩人看著下人把衣物送到房中,那女子問道: 「是了, 立行在哪兒? 」黃衣女子答道: 「立.. 立行不在她方才到了市集買書。」那女子嘀咕道: 「枉我一番好意前來」忽然又善意道: 「既然你是立行的朋友,那也是我的朋友吧! 我叫孫綠茵,你又叫甚麼名字? 」黃衣女子暗叫不妙,她並不想太多人知道她住在這裡,生怕會惹上甚麼麻煩。

正在想對策之際,一群丫環走了過來,說道: 「小姐,被單已鋪好,還有吩咐嗎? 」那女子忽然插嘴: 「你們待會兒回府,替我把這耳環拿給你們小姐,請她明早戊時到崑崙樓找我。不要弄失啊! 要不然我要你賠! 」語氣像極女主人一般。那丫環嚇得不懂反應,把頭垂得低低的走了。那女子似乎忘記了自己問的問題,和那群丫環走了。黃衣女子鬆一口氣,回想起剛才真是驚險萬分。當下走到小湖旁邊,坐下欣賞山明水秀的開揚景緻。
分類:其他